男子卖房独自环球航行 躲过恐怖分子还差点葬身海底

  “这里是中国海军175舰,请问你叫我们是否有事?我们在此区域进行护航,如有需要帮助,请在16频道呼叫我,祝你航行愉快,完毕。”  这几天,一段“亚丁湾巧遇中国海军护航编队”的短视频火爆网......

  “这里是中国海军175舰,请问你叫我们是否有事?我们在此区域进行护航,如有需要帮助,请在16频道呼叫我,祝你航行愉快,完毕。”

  这几天,一段“亚丁湾巧遇中国海军护航编队”的短视频火爆网络。视频发布者“韩船长”(西瓜视频签约创作人)驾驶帆船穿越索马里亚丁湾时,突然看到了两艘中国军舰,他试着用对讲机跟中国海军联系,没想到军舰上的一位海军小哥哥竟然回复他了,让他激动不已。5月18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韩船长,他表示,在远离祖国的茫茫大海上与我国海军护航编队相遇纯属偶然,激动了好久。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万惠娟

  意外惊喜

  巧遇海军护航编队

  视频上网后留言几百万

  韩船长,名叫韩啸,今年35岁,四川成都人。2019年初,韩啸卖掉了成都的房子,远赴北欧买下了一艘单体帆船,他给帆船取名“深蓝号”。2019年3月,韩啸驾驶“深蓝号”从瑞典斯德哥尔摩向南出发,计划用3年时间挑战帆船环球航行,之后返回中国。

  当地时间4月24日,“深蓝号”正跨越亚丁湾前往阿曼,韩啸从对讲机中听到有商船呼叫护航编队微山湖舰,于是他拨通了微山湖舰的卫星电话报备了帆船位置,并送上了对护航编队的问候。当天,微山湖舰正在执行第1303批护航任务,准备与巴拿马籍商船在该海域会合,得知与“深蓝号”航向一致后,微山湖舰主动邀请其加入编队。

  韩啸遗憾地回答:“帆船航速较慢,无法跟上编队。”与微山湖舰告别不久,“深蓝号”又遇到了正在附近海域航行的编队指挥舰银川舰,对讲机中传来了银川舰的声音:“这里是中国海军175(银川)舰,我在此区域进行护航,如需要帮助,请在16频道呼叫我!”韩啸立即向银川舰表达感谢:“谢谢银川舰!感谢您在此区域捍卫我们中国人的尊严以及财产安全,向您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前几天,韩啸把这段相遇的视频发布到网上,视频中短短几句话感动了无数网友,留言点赞数几百万,“听到中国海军回复时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中国人的安全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虽然事情已过去了一段时间,现在回想起来,韩啸还是很激动,“在亚丁湾,红旗飘扬的那一瞬间我懂了, 哪有什么盛世太平,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航海之梦

  卖房子买帆船,只为看看世界

  因为出生在内陆,在成为“船长”之前,大海在韩啸的脑中只是一个概念,“我并不是一个从小就对大海很向往的人,但我确实是一个不停在‘出逃’的人。”韩啸工作后有了一定积蓄,就突然想到毛里求斯开客栈。“我在毛里求斯开的客栈在非洲东部海边。每天我在客栈里都会遇到从欧洲开着帆船到赤道附近港湾度假的客人。我带着客人四处去潜水、跳水,闲来无事时,也听客人讲从欧洲扬帆起航一路上的经历。那时的我便萌生了一个想法,我想像他们一样去见识一下海岸线远处的世界。”

  起初,这只是一股冲动,但这股冲动日复一日地长成了他脑中拔不掉的执念。于是在2018年下半年,韩啸在美国学习了全球航海执照ASA106级别的课程。

  “2019年年初,购船经纪人告诉我,造船公司在瑞典斯德哥尔摩有一艘合适的现船。但高纬度海域气候和洋流条件复杂,对作为新手船长的我来说,从北欧把船开回中国是一项对意志和技术极端的考验。”韩啸犹豫了几天,但他知道如果选择等待,大概两三年后才能排到新船。“我觉得是时候出发了,于是我卖了成都的房子,买了帆船,决定去航海。”

  韩啸笑着说:“我心里一直想‘闯’出去,想去看看世界,这是我的梦想。”韩啸的父母没有阻拦,只是嘱咐他:活着回来。妻子一直都是最支持他的人,“在我们结婚之前,我就提过这件事,她很支持也很羡慕。之前在西班牙和埃及,我就让她过来,我们一起待了一段时间,我会选择没有太大风险的航段让她参与进来。”在韩啸记录的视频中,记者也看到了一些他和妻子在帆船上做饭的场景。

  生死之劫

  第一次航行,螺旋桨被缠差点葬身大海

  去年4月中旬,经过3次转机,历经27个小时、13000公里后,韩啸抵达了航行的起始点——瑞典斯德哥尔摩,见到了他买的帆船。1个月后,韩啸备齐手续独自一人对帆船进行了改装,整理了从国内带来的接近80公斤的设备后,他开启了人生第一次航行。韩啸计划先穿过波罗的海航线,进入德国基尔运河,随后穿越英吉利海峡进入大西洋,沿西班牙海岸线进入地中海,最终在2019年11月抵达土耳其。

  去年4月份,波罗的海海面温度极低。起航后不久,帆船的螺旋桨被鱼线缠住,韩啸穿着潜水衣跳入海中清理鱼线,“刺骨的海水让我想起电影《泰坦尼克号》,杰克和露丝在相似纬度的冰海里诀别的场景,我突然觉得那是多么痛苦的死法啊。下水不到10分钟,返回船上半小时后,我还在不停地发抖。”

  没一会儿他又遇上了雷暴,船驶入了风暴里,“如果发动机受损没有及时修复,船失去固定动能,我就会像杰克一样葬身在刺骨的海水里。”整整10个小时他才完全驶离风暴。

  海上生活

  为躲避恐怖分子,摸黑或趁坏天气出航

  韩啸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每到一个国家都会停泊,休整几天,同时感受一下当地的特色与风俗文化。“我在海边挖生蚝挖到铁桶装不下,巨大新鲜还贼便宜的帝王蟹吃到饱,在各种海里面潜水,看到了很多难得一见的海底奇观……”他滔滔不绝地讲着这一路的见闻。

  这次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4月1日韩啸从埃及的一个港口出发后到现在还没有办法进港,一直漂在海上。“我跑过很多国家,去过很多地方,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紧张的氛围。这些国家都是封锁状态,甚至在苏丹和厄尔特尼亚我还遇到海上警卫队直接驱逐。”

  亚丁湾是国际航海危险区域中评级最高的海域,也是韩啸航行的必经之路。“过亚丁湾前其实很担忧,我听说恐怖分子会有一些炸船的行为,但是又不能一直停留。由于离家很久,太想家了,所以我决定冒险过亚丁湾。”韩啸靠着已经积累的航海知识,研究风向、制定了尽可能周密的航行计划,“我采用的是摸黑以及利用坏天气出航的方法,因为坏天气海盗不会出来。”经过10天9夜,2020年5月3日凌晨,韩啸终于如愿平安穿过亚丁湾。

  “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关于生活、梦想、家人。无数次想放弃,很多个深夜内心苦苦挣扎,但我想到了最初的梦想,如果我放弃,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费用

  已花300多万人民币

  常常有网友留言问韩啸,环球航海到底要花多少钱?

  韩啸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去美国学习全球航海执照ASA106级别的课程花了3000美金,在美国生活大概1万人民币一个月;韩啸订的是一艘新的帆船,费用是227万人民币,后期改装设备也花了一笔不小的费用;在码头停船每个国家费用不同,每天大概在30欧到80欧之间;帆船在海上航行每天的耗油大概在400元到600元之间。粗略算了一下,韩啸说从瑞典出发到现在大概花了300多万人民币。

  建议

  大家不要贸然航海

  到目前为止,韩啸经过了二十多个不同国家,累计一万多海里,跨越了波罗的海、基尔运河、大西洋沿岸、直布罗陀海峡……他将在阿曼停留到八月份,然后开始跨越印度洋,到达印度的一个国际港口,之后再到马尔代夫、斯里兰卡、马来西亚、泰国,预计年底可以回国。

  一个人在海上漂泊的时候,会想些什么?“当你只身在无尽的海域里,其实是很孤独寂寞的,这个时候我会听听音乐,顺便思考一下人生。”韩啸说在船上的日子,他已经开始计划今后的生活了,“未来,我想在沿海地区开家小的帆船店,希望让更多人感受到帆船带来的快乐,也是满足我妻子的梦想,那就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之前一直都在实现自己的梦想,之后回归家庭,这是必然的过程,接下来就应该去实现家人的梦想啦。”

  韩啸说很多网友看了他的视频也想像他一样,驾着自己的帆船航行。对此,他想说,“希望大家不要只看到大海温柔的一面,也要看到它危险的一面。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船长,一定要经过严格的培训,提前制定详细的计划,还要做好充足的准备,不要贸然开始一场旅程。”

【编辑:叶攀】

猜您喜欢